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简体版

 

首页>新闻>要闻>正文

徐家傑細說廉署40載興衰

近年士氣低落 對新管理層有信心
2013-04-22 01:53:00 来源: 香港成报
核心提示:明年是廉政公署成立40周年,近日卻被審計署報告質疑酬酢費用超出上限,倡廉工作不及從前,近年大案欠奉之餘,有些執法行動並譏為「爛尾」,立法會議員也質疑是否與廉署內部士氣低落有關。

廉政公署40載人事幾番新。圖為首批廉政公署職員合照。(資料圖片)

        徐家傑1992年中為廉署的職工聯會建立射擊會,獲當時專員歐亮賢頒發嘉許獎。 (受訪者提供) 

  明年是廉政公署成立40周年,近日卻被審計署報告質疑酬酢費用超出上限,倡廉工作不及從前,近年大案欠奉之餘,有些執法行動並譏為「爛尾」,立法會議員也質疑是否與廉署內部士氣低落有關。熟悉廉署內部文化的前廉署執行處副處長徐家傑接受《成報》訪問時表示,其實問題存在已久,回歸至今換了7位廉政專員,人事變動大,管理層不穩,下層士氣低落。然而,他認為廉署經過回歸後十多年調整,有信心新管理層可恢復其辦事能力,做到真正的肅貪倡廉,甚至影響全中國。港聞部記者林于鈴報道

  徐家傑以過來人身份道出廉署發展的種種。他說,廉署在首十年是「風起雲湧」的始創時期;接着80年代的10年是盛勢,期間擴大編制、加大權力,案件也伸延至政府之外,包括銀行詐騙、妨礙司法公正,活動範圍亦國際化;但到自己1993突遭解僱後,政府94年成立獨立委員會,着手檢討廉署權力、權責,並提出76項建議,把很多重要權力移交法院。他說:「那次廉署的創傷十分大,76項建議等同『體檢』,告訴你全身有76個毛病要醫。」

  「像被摑了一巴掌」

  徐家傑稱,當時廉署的管理層覺得受到很大侮辱,「像被摑了一巴掌」,士氣從那刻開始出現低落。立法會聆訊徐家傑遭撤職時,徐當場爆出很多內幕,包括廉署受港英政府之命,長時間竊聽「政治審查目標人物名單」上的政治人物,使廉署過往建立的正面形象大受影響。徐家傑說:「他們用這樣的手段對我,我只是自保,與之對抗,而導致政府進行檢討。」

  廉署的第3個10年,香港回歸在即,大部分管理層也「回歸」英國袓家。徐家傑認為新管理層在這段期間「渾沌無知了10年」,此舉進一步促成近10年廉署查案的「越界」文化。徐家傑說:「任關佩英當專員後,推出一個『主動出擊』的新策略,職員猶如獵犬出外尋找罪案,一有迹象,就引誘人違法,捉拿成案。這叫做enticement(煽動罪行),其實很危險,外國也不用這些手段。」自2002年廉署助理調查主任劉偉添被警方起訴妨礙司法公正和發假誓罪,並於翌年裁定罪名成立,入獄9個月,往後多年的確陸續有調查員因教唆證人作供、發假誓而入獄,其調查手法屢遭非議。徐家傑相信暴露出來的「造案文化」只是冰山一角:「很多未出事的人因而害怕,士氣、使命感便盪然無存,走得便走。」

  歷史遺產「一筆勾消」

  另外,徐家傑指出,回歸至今換了7位廉政專員,人事變動之大,也助長了上層人員自把自為,例如前執行處首長李銘澤2011年便應年滿要退休,卻獲得兩度延期:「湯顯明為甚麼要遷就呢?是否因為許仕仁案呢?我不知道,但耐人尋味。」管理層不穩,也令到下層官工士氣低落、不敢負責。

  徐家傑認為,廉署經過了曾蔭權年代後,很多廉署的歷史遺產已被「一筆勾消」,但不應怪責現任廉政專員白韞六和副廉政專員黃世照 :「因為問題已經存在很久,他們只是接手。」徐家傑對新管理層有信心,相信廉署還是會見到光明:「以前因為歷史轉移,突然由英國旗換了面紅旗,大家未清晰,未趕及調整;我相信新班子會好些。」

  他續說:「問題是如何保衞廉署這如此珍貴的40年資產,保護到它可以恢復辦事能力,不再『生病』,不受政治干預,真正做到肅貪倡廉,搞好香港,讓世界看到這面招牌,甚至影響全中國。」談到新任國家主席習近平,未上場已大力打擊內地貪腐,徐家傑坦言現在的中國與當年的香港相似,對習近平的行動有信心。的確,既然當年的香港也曾經做到,我們又何必悲觀?」

  面對選舉不公感無奈 

  【港聞部記者林于鈴報道】徐家傑除了打泰拳,曾積極參與選舉,2010年泛民「五區總辭」後,開始積極考慮參加九龍西補選,直至到2011年才出擊,以獨立人士名義,報名參加區議會北區清河選區選舉,卻因而體會到選舉「原來黑暗得那麼緊要」。徐家傑在任廉署時,被稱為「天地雙煞」的「天煞」,詎料到「天煞」遇到現實中的選舉不公時,也只能歎一聲奈何。

  徐家傑說,當時參選是基於一時衝動,希望幫助市民,期望選舉期間可以與其他候選人、街坊交換意見,即使因為意見相左而被人駡,也不介意。誰知電台邀約出席競選論壇時,自己在街口「叫咪」,又經常被人搞事、投訴,邀請對手辯論,建制派不出現:「民主派反而有人出來,送支水,互相握個手,大家對唱一番。」對手一直無聲無息,直到選舉那天,才發現對方可以動員幾百人出來投票、拉票。徐家傑強調「選舉」不應該只求搶一張票,而是需要一個辯論、溝通過程,選出最適當人選,為民請命,他認為一個如此的選舉所產生的政客,是不會有自主的。

  不介意被人稱「騎呢」

  徐家傑去年夥拍老朋友、西北航運前行政總裁李慨俠組成「全民在野黨」,高舉「反貪、反腐敗、反無能」旗幟,並稱全港700萬永久性居民自動成為黨員,令「全民在野黨」號稱香港「第一大政黨」。任黨主席的徐家傑強調「everything has a small beginning」,不介意被人稱「騎呢」,從政之心似乎尚在,但坦言不會再參選。他說:「沒有時間了,拍多兩部戲好玩些。」

  徐家傑離開廉署後,經常夥拍前同事林炳昌及艾勤賢推翻不少廉署調查的大案,三人號稱「天地人三魔」。不過,徐家傑成為他「廉署勀星」是一回事,當他真切面對選舉舞弊、不公時,還是和普羅市民一樣,需要廉署維持公義。

  人生低潮幸有泰拳陪伴 

  【港聞部記者林于鈴報道】在徐家傑的人生中,其中一個低潮是93、94年,但他十分慶幸自己一直有泰拳陪伴他,渡過這將近50年的高低歲月,他笑說幼時曾經想過追隨占士邦學空手道。

  徐家傑的父親是國術大師,自小便跟他說「男人要練武」,早年曾學過中華傳統武術,其後因為當年「007占士邦」電影大熱,而想過追隨占士邦學空手道。最後因經歷1964年日本東京奧運,家裏掛了一幅北歐航空公司出品的月曆,其中一幅圖畫就是泰拳手的英姿和色彩斑斕,於是便燃起對泰拳心生好感,同時間又結識了泰國華僑拳師黃伍初,自始便開始了他的泰拳生涯。

  泰拳除了是徐家傑的精神食糧,也扭轉他的一生。1965年加入政府後,徐家傑先後任職稅務局、工商管理署,入職過程都十分順利,唯獨報考警隊那次,卻通過不了體能測驗:「因為練泰拳練得太犀利,練到吐血,輕了幾磅,其實我一向體魄很好,但達不到考幫辦(督察)要求,否則我便加入了警隊。」

  精神食糧 扭轉一生

  徐家傑35歲取得裁判資格,1989年出任香港拳擊總會主席,開始開班授徒,九龍公園體育館逢周二、四的泰拳班一直風雨不改,「最多風雨時都一樣照開」,多年來教出40多個冠軍,去年更成為首名華人「金環宗師」,今年65歲仍孜孜不倦推廣武術:「我的骨頭其實就散,但我仍不斷做,因為我覺得下一代需要。」。不過,徐家傑慨嘆,政府多年來的幫助都「唔湯唔水」,武術推廣只靠民間力量支持。

  港人應反省 勿再「窩裏鬥」 

  近年不少港人都流露出懷緬港英殖民地之情,甚至有市民拿出港英旗幟示威,以示對特區政府的種種不滿。在港英政府時代重點培養、但最終又給離棄的徐家傑,不諱言當年英國人的管治能力的確屬於第一流,相比之下如今特區政府的管治是「鬧劇」連場。不過,徐家傑強調,承認對方優點不等同要認同他,認知事實才是最重要,國旗更加不可以拿來開玩笑。

  「揮舞外國旗不知所謂」

  「拿外國旗出來揮舞,我覺得不知所謂,你有權這樣做,但代表無知,殖民地的不公,你知幾多?殖民地有個高級督察,心口中了5槍,結果被判死於自殺,不可能的,他是給人打死。」除了生死攸關,徐家傑也見證過很多人的一生困在一個階級內掙扎:「殖民地年代,都不知有多少人加入警隊時是PC(警員),25年後退休仍是PC,升不上去。」

  徐家傑坦言,以前的英國官員「個個好戲」,做事意無反顧、有承擔、說話有層次,令人不會質疑他們。「我都覺得港英年代管治得好,但英國人不給你民主、自由,不讓你駡港督,你又覺得如何?」與其懷念前朝,徐家傑認為港人,包括官員和議員,倒不如反省自己,認清楚真正問題所在,就是沒有體育精神,喜歡「窩裏鬥」:「別人便利用你的民族、人性缺點,鼓吹你內部分裂,鬥爭。」

  港聞部記者林于鈴

分享到:
点击下载成报IPAD客户端

读完这篇文章后,你心情如何?

要闻

点击排行榜